中国限制资本外流 或使日企在海外并购中占得上风

   

发布时间:2016-12-28 18:05:49  浏览次数:  来源:

 来源:路透中文网

2016年12月28日,银行人士和律师们表示,明年日本企业或许成为并购市场上的一股重要力量,因为现金充裕的日企在海外其他地方通过并购取得业务增长,而中国政府打击资本外流则禁止一些公司对外收购。

日本国内由于数十年经济停滞和人口萎缩,增长前景难有起色。汤森路透数据显示,截止今年12月19日,日本公司在海外投入930亿美元进行并购,与2015年全年创下的纪录高位960亿美元相差无几,但远远高于2013年的510亿美元。2016年迄今,中资公司在并购方面已经投入2,170亿美元。

政府数据显示,日本公司持有的现金达到创纪录的3.2万亿美元。上述银行和律所消息人士称,明年日企的对外并购预计继续保持较快速度。

尽管最近日圆兑美元贬值,使得收购美国资产要支付更多日圆,但也意味着日企将从海外资产赚取更多日圆利润。

在最近的并购交易中,日本朝日集团控股(2502.T)击败包括中国华润(0291.HK)在内的竞争对手,以73亿欧元从百威英博(ABI.BR)手中收购五个东欧啤酒品牌。

消息人士向路透表示,中国国家外汇管理局已出新招严控资本外流,要求资本项下500万美元或以上资金的汇出报外管局审批,并加大对大型海外并购交易的外汇审查,包括此前已获得外汇额度的交易。

“日本买家资金成本偏低、现金余额强劲、且有将资产自国内市场向外分散的强烈意愿,”香港德意志银行亚太并购主管Mayooran Elalingam表示。“在此同时,他们并没有像中国买家那样的监管或政治限制。”

酿酒业者寻求交易

这些银行界人士称,手上现金不断增加的日本保险业者,可能会积极寻找海外收购标的。举例来说,一名消息人士表示,资产规模居日本第三大的民间保险业者明治安田生命,正看上澳新银行(ANZ.AX)寿险及财富管理业务。

一名负责并购业务的欧系投资银行人士向路透表示,日本饮料业者也可能进行海外收购,他提到三得利控股和麒麟控股(8109.HK)。麒麟控股和朝日集团控股(2502.T)都曾表示有意收购越南最大酿酒商Saigon Beer Alcohol Beverage Corp(Sabeco),及其规模较小的同业Habeco。

麒麟控股对此不予置评。三得利控股称并未考虑任何具体的交易,反而会把重点放在整合2014年收购而来的Beam;Beam的产品包括Jim Beam品牌的波本威士忌等酒精饮料。

一名朝日集团控股发言人表示,目前有兴趣评估Sabeco及Habeco。Sabeco不予置评,Habeco则是未回应路透的置评请求。

史密夫斐尔律师事务所(Herbert Smith Freehills)并购事宜合伙人Alexis Papasolomontos称,明年自然资源领域可能也将上演中日竞争大战。这一领域向来为中国所青睐,但日本也越来越感兴趣。

汤森路透数据显示,2016年日本买家在能源和材料领域投入90亿美元,高于2015年的50亿美元。聚焦收购能源和食品资产的中国则在这一领域投下创纪录的870亿美元,2015年为160亿美元。

然而,日本的海外并购记录并不尽如人意。东芝(6502.T)周二称,考虑就去年旗下西屋(Westinghouse)收购美国核电业务提列数千亿日圆的商誉减值损失。导致其股价暴跌。

日本野村控股(8604.T)今年稍早宣布进行痛苦的重组,因该公司在将近六个月时间内在海外市场亏损约30亿美元。该公司曾在美国雷曼兄弟破产后收购其亚洲和欧洲业务。

据知情人士透露,在收购CIT飞机租赁业务方面,日本Century Tokyo Leasing就是中国海航集团旗下公司的手下败将之一。制造业方面,有消息人士告诉路透,美国通用电气(GE)(GE.N)家电业务出售事宜吸引日本买家兴趣,但这些买家并未认真争取,最终由中国青岛海尔一家子公司赢得竞标。

“我们预计各行各业将继续出现大量并购活动,”高盛的日本并购主管Yoshihiko Yano称。“鉴于日本人口减少且老龄化,日本企业为求增长在海外进行并购是不可避免的。”

特朗普效应

日本企业为美国市场所吸引,因为美国经济成长大体上高于日本,而且美国人口在增加。美国总统当选人特朗普誓言降低企业税负、对基建进行投资并减少企业监管,意味着美国市场的吸引力可能将增加。

“美国对日本企业的吸引力不会改变,”野村证券并购业务的全球主管Shinsuke Tsunoda称。

软银(9984.T)社长孙正义本月会见了特朗普,承诺对美国初创企业投资500亿美元。这凸显了日本企业对特朗普领导下的美国具有信心。

律师称,考虑到特朗普的反华言论,日本企业也可能因此较中国竞争对手占上风。

鉴于特朗普威胁将对进口自中国的商品征收惩罚性关税并给中国贴上汇率操纵标签,美中关系将可能经历一段更加紧张的时期,至少在特朗普执政的最初几个月内如此。